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我的仙蒂姐姐, 金善愛姐姐, 里惠姐姐
我的仙蒂姐姐, 金善愛姐姐, 里惠姐姐
  这天,放学回到家裡时,突然听到左邻的陈家好像特别地热闹,于是便好奇地把头伸过篱笆去瞧了一瞧,惊见
仙蒂姐姐竟然正在裡边跟她的家人大声地笑谈著。


  喔!原来是仙蒂姐姐回来了,我心裡头不禁愉快起来。仙蒂到美国去已经有四年了,盼望了这许久,现在终于
又可以见面了。


  想到我与仙蒂姐姐的关系,那可得从我小时候开始说起。自从陈家在我七岁时搬到这儿来,印像中老喜欢往他
们家裡跑去。由于我父亲一早就去世了,而自己又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母亲总是为公事忙得常常不在家。自那时起,
陈家的三个孩子们便成了我的好友伴,与他们玩得很开心,尤其是仙蒂姐姐,因为玩乐的点子多是由她想出来的。


  仙蒂是陈家的老大,搬来的那一年是十四岁. 其次是和我同年七岁的浩国,然后就是三岁的小不点儿佩蒂。


  小时候老喜欢在陈家的花园裡玩得污泥满身,慈祥的陈家妈妈总是捉我去洗澡,清洁以后才肯放我回家。而大
多数都是由仙蒂姐姐为我冲洗的,她还常常自己也一边的把衣服脱了一起洗。每次回想起,还真是觉的小时候好幸
福,可以时不时地看到仙蒂美丽的胴体.


  虽然到我九岁时,仙蒂姐姐就再也没为我洗澡,然而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她身上每一吋润滑的白析析肌肤,而且
是越想越兴奋,每一回次忆想起来,都不禁悄悄地手淫起来…


  仙蒂姐姐虽然大我整整七岁,但感觉上却与我差不了多少。不论是想的、玩的,都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记得在我十岁那一年,年终考刚过,母亲临时因为公事需要出国一个星期,却又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人来看家和
照顾我。热心的陈妈妈便叫她别担心,并说会吩咐仙蒂暂时照顾几天。


  白天时,我都是会待在陈家,直到在那儿用过了晚饭后才会由仙蒂姐姐陪我回过去,一边看租来的录影带、一
边聊天,并批评著电影的优劣。这几天来我们都是乐在看电影剧的其中。


  一直到了周末夜,也即是母亲回来的前一晚,仙蒂姐又租了两部电影带,是刘德华演出的「雷洛传」上、下集。
看完了第一部,真是精彩万分,迫不及待地换上了第二部,等著看下集。然而,电视上显示的却是西片,似乎是一
部关于美国校园闹剧。


  「啊哟…这家烂店!怎麽老是乱把录影带错放在盒子裡?这已经是第五、六次了啦!上两个星期租看了一部喜
剧,结果放在裡头的却是恐怖鬼戏。阿庆,你瞧著…明天我一定要去向老板投诉…」仙蒂姐一边看著、一边不由自
主的都起嘴,埋怨了起来。


  但既然都已经播放著了,我们便只好继续地看下去。其实,此戏还挺爆笑的,是说几个乱七八糟的美国三流大
学的色男生,每天不念书,只设法偷窥女生们,并诱惑和她们做爱。


  此片有不少的裸露镜头,那些西方女孩的美乳还真是巨大啊!我在此之前,也常在家偷偷看过跟同学们借来的
A片,但此时看到她们作爱的情节,虽然只是微裸露胸部和美臀,我整个人却也有点热了起来,想必是因为仙蒂姐
仙蒂姐在旁的因故吧!


  令我惊诧的是,仙蒂姐姐竟然也睁大著眼,静静地继续观看著,完全没有停止录像机的意思。想必她认为我只
是个不懂事的小孩,而她自己也未曾有机会看这一类未经剪接的电影,于是便好奇地看下去…


  我一边看著电视影幕、一边窥瞄著仙蒂姐姐的羞红脸蛋,隐约还似乎看到她悄悄地隔著衣裙,抚压著自己的下
部。这更加地令我兴奋得悄然勃起,连看戏的心情也没了,眼珠老凝钉著仙蒂姐不放。


  好不容易挨到了剧终,都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


  「仙蒂姐,妈妈明天就回来了。今晚是你在这儿的最后一夜,更况且你也就将要到国外去念书,我们不如整晚
就别睡了。来…咱们多聊一聊嘛!或…来玩一些游戏吧!」我哀求著正准备要就寝的仙蒂。


  「嗯,也好!反正我也不知为何今晚老觉得热闷闷地,一点睡意也没有,就陪你疯一疯吧!」她皱著眉头笑说
著。


  嘻嘻,看来是刚才那电影弄得她淫心荡漾,兴热得睡不著吧!


  我们就各自躺在沙发上,开始聊起天来,什麽都谈;从过去的点滴趣事,到将来的梦想。仙蒂姐姐更是涛涛不
停地,说出她到美国时所要做的事情。聊著、聊著,都已经是半夜三点半了…


  「仙蒂姐,不如我们来玩一玩扑克牌。」我突然跳起来说道。


  「怎麽,阿庆?你这小冬瓜想跟我比扑克牌!哈,看我不把你给输到脱裤子。嘻嘻…」仙蒂姐姐开口笑说著。


  「啊呀!既然你这麽有自信就放马过来吧!但是玩牌不赌点什麽,又好像提不起劲来。不如咱们就模仿刚才那
戏内的学生们所玩的扑克游戏,输了就规定要脱一件衣服。」我调皮地建议著。


  仙蒂有点儿迟疑,并皱著眉头白著眼…


  「嘻嘻…我看那就算了啦!不如你就跪下来,向我叩个响头,认输并叫一声主人就行了!」我笑嘻嘻地,故意
气著她说道。


  禁不起我再三的挑拨,仙蒂姐总算答应了,但说好只是脱到剩内衣裤为止,再输一局就算是输了。我想想也行
啦!反正能看到仙蒂姐姐这样的美人儿,在我近身穿著内衣裤的模样,就已经是够兴奋的了。


  玩了约一个多小时,双方竟然各自有输有嬴,脱了又穿回、穿了又脱下,僵持了好一阵子。不过接著我就连输
了好几回合,脱得就只剩下一条内裤。


  「哈!阿庆小弟弟,如果你再输这一把,就要跪下来,在我面前叩个响头了…」仙蒂姐冷视著我,暗笑说著。


  我感到很不是滋味。便咱停了一下,到厕所去小了个便,再洗把脸。
  回到来后边继续地玩,竟然让我连胜三盘,又把衣裤都穿回了。


  「仙蒂姐啊!今天真邪门咧…咱们这样继续下去,可能到了中午都还是分不出胜负。天都快亮了,不如我们输
了就只能脱,嬴了不许再穿回去,你说如何?」我有些不耐烦地把心一横,问著。


  「嗯…那更好!如果早这样,你就已经输了!」仙蒂也赞成,并充满了自信地说著。


  果然没几回合,我俩便已经各输得只剩下了内衣裤,接下来就是最紧要的关头了!无论是谁输了这一把,就得
向对方叩头认输了…


  「呀呼!是同花顺咧…哈!看你这次还不输给我?」仙蒂姐突然翻开手中的牌,欢腾地呼喊道。


  我没想到居然真的输了。然而,要我向女生下跪叩头是决办不到的!
  我心一狠,在仙蒂姐姐面前站立了起来,当著她的面,毅然地把内裤给拉了下来…


  「哪!既然我输了,就脱下内裤让你看个够吧!要我跪下向你叩头是不可能的事!」我大声有气地对她说著。


  仙蒂被我这突而其来的异态给惊诧著了。她眼珠不动地直凝视著我那早已经突挺的东西,并好奇地打转著。我
看在眼裡,令我的肉棒更为兴奋地颤动著。


  「哇!你…你的那话儿…怎变得如此?以…以前为你洗澡的时候,还是蛮小、又可爱地呀!现在好像隻大蟒蛇,
好恐怖啊!」仙蒂姐双眼发愣,结结巴巴惊讶地问出。


  「有什麽好恐惧?来…用你的手来摸一摸它!它可是即温热、又滑爽咧!」我一边说著、一边出奇不意地拉过
她的手来抚动我老二。


  仙蒂姐一触碰到我赤热的大肉棒,吓得立即缩回了腻手,并紧咬著红唇,羞答答地、又有点儿淫荡荡地呆望著
我。


  「嗯…仙蒂姐,我都拿给你看了,你也把奶奶让我看看嘛!」接著我便迫使仙蒂姐姐也让我瞧她的双峰。


  仙蒂姐姐当然是害羞啦!我看她那羞耻的怜悯模样,更是想她脱去。
  就使出摔角中的一招「擒拿」,硬把我的右手掌伸入她的内衣裡…


  一触摸到仙蒂姐姐的胸部,那种柔软的感觉,还真不是用讲的就可以形容我当时的刺激感。仙蒂姐姐的奶子足
足有三十五吋耶!她的乳头是那种带著粉红的性感,又有点沾指的触感,真是越摸越爽啊!


  「嘿嘿…仙蒂姐姐,就脱光了吧!反正这裡只有我俩在…」我一边揉弄著她的胸脯、一边耸恿著她把内裤也脱
去。


  只是仙蒂姐姐仍是害羞,死命的用手护拉著自己的内裤,说什麽那裡很丑、很难看,要不别看!


  我一边挣扎著、一边可怜惜惜的哀求说只让我看一下就好。仙蒂姐姐见我如此坚持,也就勉为其难的脱了一下,
我立即跪倒在那裡猛瞧。
  但只有一、两分钟的片刻,蒂姐便又拉了回去,并突然地跑回房裡,关起了门,任我如何地叫她也不再回应。


  我终究还是看到了仙蒂姐的那裡,只有稀疏的幼毛,不清楚是否她剃过,或是天生就如此。她那极为美丽的阴
缝,似乎还未被迫开过,完美得有如天庭上的粉红蟠桃。


  虽然仙蒂姐过后再也没有步出她的房门,但我仍然是兴奋著,并一知回味著刚才的情景,猛然地自个儿锁在房
裡头,躺在床上手淫了好几次,直到昏昏地沉睡去…


  当天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中午了,母亲也已经回到家裡,并正在准备午饭。仙蒂姐姐并不在,妈妈说她已经回
到隔壁家去了。


  过后的几天裡,我虽然刻意地过去仙蒂的家裡,但她老是借故地躲避我,不然就是外出,说是去逛购出国留学
用的必需品。之后,我还没有什麽机会对仙蒂姐姐说些什麽,她就出国了…分享分享


  收藏收藏1


  FB分享


  Facebook我觉得捷克论坛←谢谢您的肯定,我们会更努力。
  回覆举报ptc077(王子)发表于: 2012-7-14 19 :32:15| 只看该作者 2楼这几年来,仙蒂姐姐都没有回过
来,我也逐渐地对她淡忘,只从她弟弟浩国那裡听说姐姐在美国的学业不错,并在那儿半工半读,不必家裡人太劳
心。


  仙蒂姐这一次荣誉归回,我感到非常地兴奋,往年的一切似乎又重现于我眼前。她的美乳、她的幼毛、她的粉
红嫩穴,都呈现我脑海裡.


  想著、想著,思绪突然被铁门声给打断。竟然惊见仙蒂姐姐就站在门前看著我。多年没见,仙蒂姐姐变好多喔
;变的更为漂亮、更为成熟性感了。不但如此,身材也非当初所能比较!


  仙蒂姐姐一看到我,竟然高兴地奔跑了过来抱住我。哗!那种柔软的充实感觉真不是盖的,几乎还感觉到仙蒂
姐姐胸部发出来的热能,呆愣在她怀裡享受著那温馨,并凝视著她。


  「小鬼头,你呆看什麽啊?好几年不见,你又高了、还变帅了喔!你今年多大啦?有十三了吧?」仙蒂姐姐轻
轻的笑说著。


  「我已经十四了耶!仙蒂姐姐你也变得更漂亮、变得更为成熟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对仙蒂姐姐说.


  仙蒂姐姐一听,脸都红了,更是可爱透了。


  「我刚回来,就特地过来给你这个礼物,是我从美国为你精选的啊!
  这儿是买不到的,你肯定会喜欢!哪,这是买给你妈妈的,得拿好了啊!我先回过去,迟些时候再来和你叙叙
旧…」仙蒂姐说完便一遛烟似地跑回自己家去。


  那天之后,我一连几天都没再见到仙蒂姐。听浩国说,他的姐姐这几天来都外出忙著应征工作的事。看来仙蒂
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地富有责任感。


  就在仙蒂姐回到来的第四个夜晚,我正和几位球友在附近的蓝球场玩著,突然下起了豪雨,于是我便只好快步
奔跑回去。


  到了家的大门口,我惊诧地见到仙蒂姐竟然呆站在她家外的大门屋檐下,身子几乎都被雨水给淋透了。


  「仙蒂姐姐,雨下得如此地大,你怎地愣在这儿啊?」我跑了过去,不解地问她道。


  「哎哟!本来约了两个旧同学一块儿用晚餐,但临时却又取消了。刚才赶著出门时遗忘了家门的钥匙,想不到
如今冒著雨赶了回来却没门进,忘了他们今晚外出看戏,要在迟些时候才会回来咧…」仙蒂自怨地叹道。


  「那…来,先过去我家先避避雨啦!」我不等她的回应,便拉了她往我家走去。


  进到屋子裡,我们全身都是湿湿地,脚边还沾染了泥巴。


  「阿庆啊,刚才我本也想来你家避雨的,但按了门铃却没人应!想必你和你母亲都外出了,所以便…」她一边
叹说著、一边接过我给她的毛巾,并擦了擦那一头湿湿的长髮。


  「啊呀,我妈她又出国了啦,是到韩国去会见那儿的几位大顾客。我则是到路口的那个蓝球场打球…」我对她
解说著。


  「哦?原来伯母出国了啊!嗯…想当年你妈出国时,阿庆你还怕到要死,硬要我过来陪你一起住呢!我还记得
有一次…」仙蒂说著,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停顿了语言,整张脸赤红了起来。


  「看你,全身都湿透了!仙蒂姐…还是先到客房裡的那个浴室去冲个凉吧!我到妈妈的房裡找件连身T恤给你
…」我推了她一把,并吩咐著她,然后便走进母亲的卧室裡,寻找一件适合仙蒂的衣裤。


  当我回到客房去时,那浴室内已经有了水声,想比仙蒂姐正开始洗著澡。我便把准备好的衣物给摆放在床上。
正当我准备外出到客厅去,突然见到仙蒂姐湿淋淋的衣物竟然脱扔在门旁内的一角,我也不知怎地,居然兴奋得走
了过去一把抓起了它们。


  果然仙蒂姐的内衣裤也参杂在其间. 在慢条地翻望著这丝织的白色小内裤,我的手不禁抖了起来,心想这就是
紧迫贴著仙蒂姐那我最想看到的地方!


  我感到整个人热衷衷地,体内的血开始沸腾起来。看著仙蒂姐姐内裤上那一点黏黏的液体,我不知不觉的就沾
了一点起来闻,嗯…真的好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女人香啊!我不禁地把整条的内裤都挤压在我的脸上,深深地闻
著;那种诱人的味道,立即令得我的小弟弟勃胀得高挺挺地。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


  闻著、闻著,心裡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嗯!为何不趁此时偷窥一下仙蒂姐姐呢?我已经好久没看了耶…


  我于是偷偷地轻步走到浴室门口。客房浴室门的下面是透风口的,我一蹲躺了下去,就清晰地窥视到仙蒂姐姐
就坐在花洒边洗头. 记得她阴部的耻毛,以前是稀稀疏疏的,如今却是黑浓盛密,直叫我心神荡漾,热血沸腾,鼻
血都几乎流了出来。而她那两粒乳头,还是如当初的一般嫩美,一种带著神秘的粉红色,越看越想去亲吻那奶头儿


  我又拿起了仙蒂姐的内裤猛吸猛闻,一边看著仙蒂姐姐的胴体、一边则想像著戳干她的肥沃淫洞。我真的好想
一股衝动地衝进去,轰轰烈烈地与她大干一场!


  我越看越兴奋,越看就越把眼珠迫近在门缝下,竟然一个不小心,把整个的头都给撞到了门上!


  「谁?谁?…是阿庆吗?」仙蒂姐姐被惊动,连连问著。


  「对啊…仙蒂姐姐…我…我为你准备好了一些…更换的衣物,就…放在这床上好吗?」我急忙站了起来,故做
大声地颤颤说道。


  没一会儿,仙蒂姐姐就从浴室门口走了出来,身上只有那条纹刚才给她擦头的大毛巾。她此刻那种美丽的样子,
任谁看了都想衝上去啊!


  「喂!阿庆!你这小鬼愣看什麽啊?去…到外边去…让我穿好衣服就出来…」仙蒂一面推了我一下、一面对外
笑说著。


  我不好意思地哼答了一声,便急忙走向厅裡去。


  不一会儿后,仙蒂姐姐也走了出来,就穿著我为她准备的那一件宽长的连身大T恤,露出一大半修长白晰的美
腿,性感极了!


  仙蒂姐走了过来,弯身来拉起我并催促著要我也赶紧去冲个凉时,我侧身一看,竟然从衣领裡窥望到仙蒂姐姐
竟没穿内衣。啊!真是太棒了,我还故意地往她身子裡压了一下,享受著她奶子的温暖。


  「看你,不但玩的全身葬兮兮的,还满身湿淋淋,快快去洗个澡吧!
  我这就去做些点心,等你洗完了就有得吃喔。走…快去!」仙蒂姐姐一边催骂著、一边温柔地拉著我。


  我一进了浴室,与其说是在洗澡,倒不如说是开著花洒,自我地发洩了一番;我一边回想著仙蒂姐的身体,一
边摇晃著我坚挺的肉棒,想像戳插她那美丽的润湿阴穴。由于过分兴奋,没一会就射精结束了…


  冲洗完澡出来,实在太热了,可能是大雨促成热气上昇的原因吧!我就只穿了一件内裤就跑了出来。仙蒂姐姐
一看,脸都红了。


  「哎呀…都十六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穿件内裤跑来跑去,也不怕被人家见笑啊?」仙蒂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我看她虽然如此说著,但总觉得她好像很想看耶,好几会都看到她的眼光老往我那儿偷偷扫射著。


  「怕什麽啦?反正这儿就只有仙蒂姐你在嘛,又不是外人,怕什麽?
  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那个…嘻嘻…」我故意为难她地说道。


  仙蒂姐红了脸,也不应我,拿了一盘水果过来,一屁股就坐我旁边,看著电视。好死不死,她这个位置一稍微
低身,又给我看到整大半的胸部,连乳头都落入我眼裡,害得我又兴奋了起来,只好用手掩遮住越膨越胀的小弟弟。


  仙蒂姐侧脸回头一看,还以为我怎麽了。


  「阿庆,你没事吧?肚子痛吗?都叫你别穿那麽少,来…快让仙蒂姐姐看看…看你整张脸都似乎青了!」


  我一听,更是不好意思,肉棒愈加高高弹起。我竟没想到仙蒂姐姐会把我的手给硬拉开.


  当她看到了我雄壮的小弟弟正在内裤裡昂著头,好像要挤出来透口气似地,颤颤地压迫著内裤弹抖著!


  仙蒂姐姐见了脸一阵红、一阵紫,瞄了我一眼后,咬著红唇边,竟然悄悄地冒出了对一句令我惊诧的话。


  「阿庆,你那话儿…怎变的这麽大了?比以前…要大多了耶!」


  我一听她如此说,再也压抑不住了,兴奋地扑钻进仙蒂姐姐的怀中,一把紧抱著她,深深闻著她的体香、紧紧
感受著她身体的温暖。


  「嗯…嗯…阿庆,不…不要…别这样!别乱摸啦…我会受不了耶。」
  仙蒂姐姐害羞地低声哼说著。


  仙蒂姐越是如此说、越是令我疯狂!我说什麽都停不下来了,更是用力地往仙蒂姐姐敏感的脂肪肉球上摸索著。
我先时猛力地抚压著她的双峰;好柔软,那种触感和想像中的真是差远了。


  仙蒂姐姐此刻已经只是轻轻哼声著,双手虽仍旧做著微弱的抵抗,但整个人已经融化在我的怀裡,半闭起双眼,
并还吐出那性感的香舌。
  我性欲已然大发,脑裡就只想著与仙蒂姐姐做爱,于是便把她身上唯一遮蔽的衣服也给强脱了下来。


  「阿庆…你干嘛啦…求求你不要这样嘛!我…我真的会受不了的!」
  仙蒂姐姐更是娇嗔地哀说著。


  我就是要她受不了,更是用力地搓揉她的大奶子。我要让彼此肉体的欲望到达双方都无法再把持住的境域…


  我一隻手揉抚著仙蒂姐的奶子、另一隻手则溜入她的下体,抚摸著她阴部的肥外唇,已经是湿润润的了。我这
一阵子,也多多少少跟不少女生发生过关系,但是跟仙蒂姐姐的这一份「姐弟感觉」,带给我的兴奋更为特殊,令
得我激起一股莫名的刺激感。


  「阿庆,喔…你不…不要这样嘛…啊…啊啊…啊…不大好啦……啊…啊…用力…对…用力…喔…喔喔…喔喔…」
她先是喊停,后来竟开始摇摆著屁股来配合我的手指在她洞穴裡的慰挖。


  仙蒂姐姐似乎开始从禁止的口气改化为鼓励的语气,带著的是一种即温柔、又很娇淫的声音,害得我更是愈加
地卖力。


  突然,仙蒂姐姐的手竟然主动地滑入我的内裤裡,紧迫地握住了我坚挺的小弟,并越来越使力地上下晃动著它!
仙蒂姐姐纤细的手,真的是令得我好舒服啊!


  「阿庆,你真的想做吗?」仙蒂姐突然停著,凝视著我并轻声问道。


  「嗯…好想!好想!我想著仙蒂姐姐已经想好久了!」我也不在掩蔽自己的羞耻,回视著她,回答著。


  「嘻嘻…我就知道你这小色狼一直以来就对我不怀好意!每次都吃我的豆腐,别以为我不知道呢!」仙蒂姐捏
了一把我的脸蛋,笑说道。


  天啊!我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没想到仙蒂姐姐早就发觉了,现在才只知道原来她也是一直故意地让我吃豆
腐,还蛮骚、蛮浪的嘛!


  既然我们俩都有了共识,也不必在胆忧些什麽了,我于是便脱掉了内裤,赤裸裸地摸擦著那躺在大沙发中,并
早己裸露著身躯的仙蒂姐。
  她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蛮腰,与及那浓密的阴毛,无一不带给我莫大的超爽感觉、无一不挑起我强烈的性欲,
直想赶快发挥男性的本能,长驱直入到其中。


  看仙蒂姐姐身体的抖动及所发出的淫荡娇声,我想她也一定是那麽想的吧!我二话不说,将硬勃的肉棒猛烈地
插入已被蜜汁湿润的巢穴,并开始发挥我那有如引擎般的推动力。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仙蒂姐姐刺激得发声狂叫。


  我也被吓了一跳!原来这竟然会是仙蒂姐姐的第一次…


  看到仙蒂姐姐流下的血丝,我突然有一种罪恶感,只是这种愧感很快地又消失了,接著而来的是那无限的戳插
超爽快感。


  然而,看著仙蒂姐不停地微声痛泣,我也不忍再这般鲁莽,温柔地放慢戳干的速度和衝力,并以带有节奏感的
轻微抽送,温馨地慰籍她。


  果然慢慢地仙蒂姐姐也开始有了享受,并催促我加快衝劲,而她也紧紧地以手脚回抱揽著我,自己愈加地摇摆
晃动起蛇腰和圆滑屁股来鼓励我的抽送!


  这是仙蒂姐姐的第一次,所以她感受到的性乐趣也就更为地特殊。这必竟是她人生中的头一回,也是她处女道
路上的最后一回。我也是等著这一天有七、八年了,所以对我而言,这也是一段不短的等待!如今的接合,不止是
彼此肉体上的性交享受,也是精神上的一种激励。


  人人都说幻想是美丽的,现实中却是残酷。但此刻我可是不这麽地认为。其实淫意是一种快乐,放到现实中,
更是说不出的一种爽死感!
  这一次,我们双方都非常的激情,所以也就提早地达到了高潮。


  然而,这并不意味著结束!燃起了温暖的爱火,才是真正的开始呢!
  至那之后的一个多月裡,我几乎每两、三天都跟仙蒂姐姐做爱,连上课时也心不在焉地,老想著跟仙蒂姐翻天
覆地一番…